您当前的位置> 大连新闻

这个黄金周你给自己发了张什么样的邀请函

2019-09-22 01:00 大连晚报

  文 冲烟烈酒

  图 老兵伟哥

  每个人在秋天里都有一个盼点,一个需要兑现的愿望。

  必须是秋天,必须是“正得秋而万宝成”的结结实实的秋天。

  春天太清浅,夏天太喧嚣,冬天太凛然,都托付不住心事,只有“暄气初消,月正圆,蟹正肥,桂花皎洁“的秋天,才能让人提起那份赶赴的好兴致。哪怕“温和地坐在黑暗里,感受无目的的人生清凉”,只要发生在丰沛的季节,就得体就适宜。反正一句话:在秋天里玩出怎样的情绪流都不为过。

  饱和度极高的大自然面前,任何人间景象都显得“不足够”,都可以“很尽情”。

  黑龙江作家迟子建在秋天里,敞亮地宣告:不说人间陈俗事,声声只赞白莲花。

  学者于丹则浓情抒怀:如果说春天用了所有花朵和枝叶招摇舒展,向天空致敬,那么秋天就是用了它全部的果实和落叶俯下身来,向大地感恩,并且,心甘情愿,从有到无,用一次彻底的陨落腾空季节,为下轮春风中的从无到有留出足够的生命空白。所以,秋天是一个意味深长的季节。

  汪曾祺先生来得通俗直接:听玉渊潭附近的老住户说,过去一到秋天,老远就闻到烤肉香味……关于手把羊肉,我曾写过一篇文章,收入《蒲桥集》,兹不重述。但那篇文章漏了一句很重要的话,即羊肉要秋天才好吃,大概要到阴历九月,羊才上膘,才肥。羊上了膘,人才可以去“贴”。

  ……

  看看,到秋天,连一腔感慨都噙着笑意。

  当秋日遇上黄金周,不撞出些什么子曰诗云实在对不住这段时光啊。

  

  时间不是问题之后,心中有没有个“向往地”成了问题。

  还准备到人海茫茫的景区贡献拥挤吗?张望一下别人的规划,咱也努力写好这一章节。

  规划一:去婺源“看一树桂花开在庭中央”

  是的,秋天到婺源看桂花。

  与春天油画一样的油菜花比,婺源秋天的桂花开得亲切平常暖人心脾。蜂拥而至的人流也散去了,清秋的韵味丝丝入怀。桂花带着暖暖的清甜,以迥异于北方气质的圆融馥郁、婉转悠扬而闻名天下,“仿佛梦境骤醒的背影”,特别适合北方情感前来着陆。

  “我们返回村子时,村子里的许多人都围在桂花树下,大人们谈天,孩子们扑在地上一拢拢堆桂花落蕊,然后装在一个个瓶子里……天明不是被阳光照醒的,是被桂花的清香唤醒的。掀开谁家的大锅,桂花糕熟得正好。”

  这是一个到婺源看桂花的驴友发在朋友圈里的文字,引发的向往被有心人记住。

  几个老友于是一拍即合,去婺源赏桂花,在附近的村落里漫无目的游荡,避开扰攘的人流,深度体验“美好的时光就是用来浪费的”这句名言。

  规划二:到呼兰“探萧红笔下的山河故土”

  对于那个喜欢萧红的友人来说,这个愿望实在埋伏已久。

  她邀得几位同爱者本次黄金周成行。

  “1985年,呼兰县政府振臂一呼,‘全县集资募捐、修复萧红故居’,获得国内外研究萧红的专家学者及友好人士纷纷响应。资金到位后,政府鼎力复原,萧红故居如今已恢复成800多平方米的四合院落。女作家降生时的大火炕、儿时玩耍的小后屋、笔下的后花园等都已修旧如旧。墙上陈列着各种珍贵的、难得一见的照片;橱柜里展示着各种版本的著作和海内外人士的研究专著……”这显然是一次做足了功课的探访,绝不仅仅是浅显的粉丝朝圣式来此一游。

  到了可饮可尽可别离的中年,与其在“在岁月里四处打听幸福的下落”,不如在一段活生生的历史面前沦陷。而作为黑龙江省屈指可数的几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,萧红故居所在的这片土地人文底蕴深醇,文庙,天主教堂,钓台,石公祠……都是一并的获得。

  呼兰河,要打卡的地方实在不少。

  规划三:跟老父老母“在乡音中寻找来时的路”

  父母在,老家就在,否则真成了籍贯上遥远而陌生的概念了。

  “羡慕那些到老仍不改乡音的前辈,他们活生生把一个故乡挂在嘴边,一张口,就告示出自己的生命定位。”对于老辈人来说,乡音这个符号实在太顽强,明明离开家的时间几倍于待在老家的时长,但那一口地道的乡音顽强地尾随一生。

  一踏进籍贯上的故乡,满耳的乡音会一下子唤起你血脉里的全部内存,原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是这般意义……

  好好地把自己扔进老家搅拌搅拌,山水间、街巷里、人群中,你会真切地体悟生命来处的亲缘灌溉。

  无论你历经多少沧桑,在老家的那几天,都会变成一个纯净儿童和大码少年。

  黄金周,邀请自己回趟老家吧,“梦里归人,无语认音容”。

  

  旅行的力量究竟是什么?无数个答案里,选这个:在已知和司空见惯之外,让自己还有能力好奇和惊喜。

城市活动More

  • NEW
  • 一座港口的兴衰,往往是一个地区,乃至国运盛败变迁的晴雨表。
  • HOT400外来务工人员吃团圆饭
  • 40张桌子旁坐满了400名外来务工人员及其家属,中秋节他们不回家,大家一同在大连,在厂区赏月过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