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> 大连新闻

春天来了,你一定要跑去打招呼

2019-04-14 23:18 大连晚报

  草长莺飞二月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。

  儿童放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 ——(清)高鼎《村居》

  风筝古称纸鸢、风鸢、纸鹞或鹞子。我尤喜闽南一叫法,“风吹”,名起得懒,倒也传神。若叫“乘风”,是否更好呢?我拿不准。当纸片儿腾空而起,你会浑身一颤,呼的一下,整个心思和脚跟被举了上去……飞啊飞啊飞,你成了风的乘客,腋下只有天,眼里只有云……你脱胎换骨了,精神轻盈似烟,内心生出了羽毛。你不再是一个深刻的人,你失重了,你变轻了,体内的淤堵通了,块垒和板结碎了……别了,浑浑噩噩。别了,尘世烦忧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牵一只会飞的东西,它那么兴奋、有劲,累得手都酸了。风在和我据理力争。线折得弯弯的,成了弧,像水中的钓线。天空突然钻出无数双手,都来抢这盏漂亮沙燕,犹如一场拔河比赛……显然,它不再中立,它背叛我了,它在冲着风喊加油。除了那条明白无误的线,它完全与我无关了。它的立场让我惊喜。

  第一次把思绪送出这么高、这么远,我将地上的事忘了个干净,连自个都不存在。那风筝,仿佛是心里裁下的一角。什么叫远走高飞、腾云驾雾?什么叫心驰神往、目眩意迷?你快快放风筝去吧。其实是让风筝放你。

  春天来了,我怎么闻讯的呢?依据不是变柔的柳条,亦非迎春和桃花骨朵,而是冷不丁瞅见一两尾纸鸢在天边游。春天,尤物一般,就这样突然扑了过来。

  “江北江南低鹞齐,线长线短回高低。春风自古无凭据,一伍骑夫弄笛儿。”(徐渭《风鸢图诗》)古时候,风筝是缚哨带响的,所以又称“弄笛”。风筝,是春的伴娘,是春的丫鬟,也是春的间谍,是它泄露了情报。

  不知为何,我一直没想过要亲手放风筝。直到某天,猛然意识到自己临近不惑,竟然还未放过风筝,还没牵过一样会飞的东西!眼睁睁、干巴巴瞅了四十年,竟没亲手拉扯过春风,就像喜欢一个女孩,竟没牵过她的手……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个不及格的春天爱好者,我既没出门去接、到半路上去等她,也没为她准备任何私人的仪式和礼物。恋一个人,却没行动表示,这不是人生舞弊吗?这不是浪费韶华、侮辱青春吗?这不是辜负女孩子的美丽吗?

  春天来了,你一定要跑去打招呼,你一定要放风筝。不,你一定要让风筝放你。把你放得优哉游哉,从城市的罩子里逃出去,看一看蔚蓝,追一追神仙,呼吸一下晴空与辽阔,住一住云上的日子……

  文/王开岭

  082

城市活动More

  • NEW
  •  70年披荆斩棘,70年风雨兼程,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,当年那个浴火重生的新中国,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——民族独立、国家富强、百姓安居乐业。
  • HOT樱花主题列车试跑
  • 本次主题专列将在网红12号线运行。车内图案以樱花为主要元素,粉色樱花将车厢装点的格外温馨,乘坐列车的乘客仿佛置身花海一样